希腊的神话和传说第六十九章推荐

希腊的神话和传说第六十九章推荐

时间:2018-11-29 希腊神话 我要投稿

  斯 尽管如此,俄狄浦斯还是没有得到安宁。忒修斯带来追回两姐妹的队伍报告的消息:俄狄浦斯的一个亲人现已来到科罗诺斯,正在附近忒修斯刚刚献祭过的波塞冬神庙祭坛前跪地祈祷。

  这是我的可恨的儿子波吕尼刻斯,俄狄浦斯愤怒地喊道,听他说话,我受不了!但安提戈涅认为这个哥哥还比较温和比较友善,一直比较喜欢他,所以劝他父亲息怒,说至少可以听听这个不幸的儿子说些什么。

  波吕尼刻斯一露面,态度就和他的舅父克瑞翁截然不同。安提戈涅赶忙让他失明的父亲注意到这一点。我看见那个青年一个人走过来!安提戈涅大声说,他是泪流满面的呀。是他吗?俄狄浦斯问,同时把头转开。爸爸,是他,这个善良的妹妹答道,你的儿子波吕尼刻斯到了你面前了。

  波吕尼刻斯跪在父亲面前抱住他的双膝。儿子抬头看着父亲,痛苦地看到父亲一身行乞者的褴褛衣服,凹陷的眼睛,不加梳理地在微风中飘散着的灰白头发。哦,所有这一切情形我知道得太晚了,他高声说,哦,我懊悔呀,我忘记了父亲!没有妹妹的照顾,他还说不定会怎么样呢?父亲呀,我对你犯下了深重的罪孽,你能饶恕我吗?你一言不发吗?你倒是说话呀,父亲!别怒气不消呀!哦,亲爱的妹妹,你们倒是帮我劝劝,让父亲启齿说话呀!

  还是你先说说,哥哥,你到这里来是干什么的吧!温柔的妹妹说,说不定你的话会使他开口说话呢!

  波吕尼刻斯告诉他们,他怎样被他兄弟驱逐出来,怎样在阿耳戈斯被国王阿德剌斯托斯收容,娶他女儿为妻,他在那里怎样争取到与率领七倍于他的军队的七个王子结成联盟,来为他的正义事业征战,现在他们已经把忒拜地区团团围住。说到了这里,他泪流不止地请求父亲随他启程回归故里,待父亲帮他推翻他那个狂妄的弟弟,父亲就可以第二次从儿子手中接过忒拜国的王冠。

  但儿子的悔悟并不能使深受伤害的父亲回心转意。卑鄙的小人!父亲说!并没有把跪在地上的人扶起来,当王位和王杖在你手中时,你把父亲赶出了家园,让他穿上乞丐的衣衫。现在,同样的灾难落到你头上了,你才不忍心看他这一身打扮了!你和你的兄弟不是我真正的儿子。依靠你们,我早就死了。只因为有女儿的照料,我才活下来。神的惩罚已经在等着你们了,你灭不了你的故乡城。你将死在你的血泊里,你的兄弟也一样。这就是你可能带给你的那些盟友王子的回答!

  在父亲痛骂时,波吕尼刻斯惊恐地从地上站起来,往后退了几步。这时,安提戈涅走到哥哥跟前,十分明智地对他说,听我一句诚心诚意的劝告吧,波吕尼刻斯!带着你的军队撤回阿耳戈斯,别把战争带给你的故乡!

  这是不可能的,他迟疑片刻,答道,逃避只能带给我耻辱,甚至毁灭!即使我们兄弟俩都面临灭顶之灾,我们也不会言归于好!说完他就转过身去,不跟妹妹拥抱,绝望地冲了出去。

  俄狄浦斯就这样经受住了来自两方面亲属的诱惑,把他们丢弃给了复仇的神。现在他个人的命运就要完结了。霹雳一声接着一声从天上滚滚传来。整个地区都笼罩在雨骤风狂的黑暗里。一种难以抵抗的恐惧攫住了失明的国王。这位老人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他渴望见到忒修斯,他害怕他不能活着或坦然地见到把他待为上宾的朋友,不能对这位东道主的感情报以深心的感激。

  忒修斯终于来了,俄狄浦斯向他说出他对雅典城的庄严祝福。随后,他请求忒修斯国王遵从神的旨意,单独伴他到他应该归阴的地方去,但不能让任何凡人的手碰他,只准忒修斯看着他;不准告诉任何人俄狄浦斯离开人间的地方,要让吞没他的这座坟墓永远无人知晓,这样,它就会变成一种防御雅典一切敌人的武器,胜似利矛坚盾和一切盟友。他容许他的两个女儿和科罗诺斯的居民陪他走一程。但谁也不准碰俄狄浦斯;本来还由女儿拉着的盲人好像骤然变成了一个明眼人,昂首健步走在所有人的前面,他把那条通向命运女神所规定的目的地的道路指给大家。

  在复仇女神的圣林里,人们看见一个裂开的地洞,入口有青铜的门槛,有许多纵横交错的路与它相通。自古以来就传说这个洞穴是进入地府的一个入口。俄狄浦斯走上一条弯曲的小路,但他不让陪同他的人走到洞口。他在一棵空心的树下停住脚步,坐到一块石头上,解开系在他那肮脏的褴褛衣衫上的腰带。然后他要来一些流动的水,洗去他长久流浪粘在身上的污垢,穿上女儿从近处住宅给他带来的华丽的服装。

  当他换完服装,变了一个人似的站在那里时,隆隆的雷声从地下传来。他的两个女儿浑身战抖着扑在他的怀里。俄狄浦斯搂住她们,亲吻她们,说:孩子,别了!从今天起你们就没有父亲了!

  俄狄浦斯正拥抱着两个女儿,一种不知是从天上还是从地下传来的雷鸣般的声音惊醒了他们。那是一声叫喊:俄狄浦斯呀,为什么还在拖延时间?为什么还迟疑不走?当这位失明的国王听到这个声音,知道是神要把他带走时,他便推开女儿们的手臂,请忒修斯国王走到他面前,把两个女儿的手放在忒修斯的手里,托付他永远保护她们。然后他吩咐其他人都转身离去,只允许忒修斯陪他走向那个敞着洞口的门槛。

  在他们两人背向众人走了很长一段路以后,他的女儿和随同者才遵嘱回过头来看。这时,发生了一个惊人的奇迹:俄狄浦斯踪影全无了。没有电闪雷鸣,不见了横扫一切的狂风,周围是一片深沉的寂静。地府的黑洞洞的门槛仿佛无声地为他开放,这位得到解脱的老人既不悲叹也不痛苦,他进入大地的裂罅,到了地府的深处。众人看见忒修斯用手捂着眼睛,他给人的感觉是神圣而不可侵犯。作了简短的祈祷以后,忒修斯国王转身走到俄狄浦斯的两个女儿跟前,说他一定会像父亲一样保护她们,然后充满复杂的感受,带着她们回雅典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