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的神话与传说节选

希腊的神话与传说节选

时间:2018-12-01 希腊神话 我要投稿

  赫剌克勒斯最后的战斗是与欧律托斯作战,这是由于他与欧律托斯的旧怨:欧律托斯拒绝把他的女儿伊俄勒嫁给他。他在希腊组成一支庞大的军队,向欧玻亚出发,准备包围欧律托斯和他儿子们所在的首都俄卡利亚。他胜利了:巍峨的宫殿被夷为平地,他杀死了国王和他的三个儿子,毁灭了整个城市。依然美丽和年轻的伊俄勒成为了赫剌克勒斯的俘虏。

  这时,得伊阿尼拉正在家中担心地等待着丈夫的消息。终于使者来报信:“你的丈夫,啊,女王,他还活着,并将带着胜利的荣誉归来!他的仆人利卡斯在宽阔的草地上向民众们宣布胜利。赫剌克勒斯由于要绕道到欧玻亚的刻奈翁半岛上祭祀宙斯,所以要晚一些到达。”很快利卡斯护送着俘虏出现了。“我的女王啊,”他对得伊阿尼拉说,“神疾恶如仇:他们保佑赫剌克勒斯正义的事业。生活豪华而善于欺骗的人都被打到地府里去了,他们的城市已经被我们奴役。但我们带来的俘虏,你的丈夫希望你饶恕他们,尤其是跪在你脚边的不幸的女人。”

  得伊阿尼拉带着深深的同情看着这个漂亮年轻,有着漂亮的身材和可爱的眼睛的女孩,她把她从地上扶起来说:“是啊,可爱的人,当我一看到不幸的人流落异乡,自由的人遭到奴役时,我总是很心疼。啊,宙斯,啊,征服者,但愿你的手永不要将这样的忧愁加在我们身上!但你是谁呢,可怜的女子:你看起来还是个处女,诞生于高贵的家庭。告诉我,利卡斯,她的父母是谁?”

  “我怎么知道呢?你为什么要问我?”使者掩饰着,推诿道。但是他的表情泄露了实情。“她是……”他犹豫了一下继续说,“她肯定不是来自俄卡利亚的小户人家。”

  因为可怜的女孩只是叹息和沉默,得伊阿尼拉因此也不再追问,而是把她送到一间房间里,并慈爱地对待她。当利卡斯执行这个命令时,第一个到达的使者进来,靠近女主人,看到没有人偷听,就对她轻声说:“不要相信你丈夫派来的人,得伊阿尼拉,他对你隐瞒了事实,我在市场中,当着许多见证人的面,听他说过你的丈夫赫剌克勒斯是为了这个年轻女人而摧毁俄卡利亚的宫殿。她是伊俄勒,你接纳的是欧律托斯的女儿,赫剌克勒斯在认识你之前曾狂热地爱着她。她来你的家不是作为奴隶,而是做为一个竞争者,一个情敌。”

  这个消息使得伊阿尼拉大声地叹息。但她很快恢复了平静,并把她丈夫的仆人利卡斯叫来。他向宙斯发誓,他不知道这个女孩的父母是谁,也不认识她。他坚持了这个谎言很久,得伊阿尼拉对他悲叹:“不要再嘲讽宙斯了。我的丈夫可能会由于坏心肠而对我不忠,”她向他哭喊道,“我还不至于卑贱到敌视她,因为她并没有侮辱我。我只是很可怜她,由于她的美丽不仅给自己带来不幸,还让她的祖国被奴役!”当利卡斯听到她深情的表白后,他承认了一切。得伊阿尼拉没有责备他并让他离开。

  得伊阿尼拉遵照恶毒的马人的指示,把她所收集的箭伤处的毒血药膏保存在远离火焰和光线的隐秘地方。她要用她精心保存的魔药赢回她丈夫的心和忠诚,自从她小心地把它藏在柜子里以来,她第一次由于烦恼想到魔药,现在该是用它的时候了。她偷偷地在房间里,用一簇羊毛浸上魔药,涂在送给赫剌克勒斯的一件华贵的内衣上,她小心翼翼地不让羊毛和衣服接触到阳光,然后把血红的衣服锁在一个小匣子里。最后她叫来利卡斯,让他把它作为礼物交给她的丈夫。“带给我的丈夫,”她说,“这件贴身衣服是我亲手缝制的,除了他谁也不可以穿。在他举行祭祀前不能让这件衣服接近火焰或暴露在阳光中,因为我许下心愿,如果他胜利归来,一切都要这样做。你一定要把我的口信带给他,他看到这个指环,就会相信的。”

  利卡斯答应一切按女主人的吩咐去做。他在王宫没有作片刻的停留,马上带着衣服到欧玻亚。几天过后,赫剌克勒斯与得伊阿尼拉所生的大儿子许罗斯赶去见他的父亲,将母亲的焦急等待转告赫剌克勒斯,催促他赶快动身回家。这期间,得伊阿尼拉偶然走进她给衣服涂药的房间,她发现地上有一片羊毛,是她不小心落在地上的。太阳照在上面,使它受热。她看到了可怕的景象,这片羊毛化得像灰尘或者说像锯末一般,还咝咝作响冒着有毒的气泡。可怜的女人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在王宫中痛苦不安地徘徊。

  终于许罗斯回来了,但是没有和父亲一起。“哦,母亲,”他向她憎恶地喊道,“我希望这世界上没有你这个人,或者你不是我的母亲,或神赐予你另外一个灵魂!”女王本来已经焦躁不安了,现在儿子的这些话更让她大为吃惊。“孩子,”她对他说,“你为何这样仇恨我?”

  “我从刻奈翁半岛回来,母亲,”儿子大声哭泣,回答她,“是你使我的父亲死在那里!”得伊阿尼拉脸色苍白,强作镇定说:“是谁告诉你的,我的儿子,是谁把这样可怕的罪名加在我身上呢?”

  “没有别人告诉我,”年轻人继续说,“是我亲眼见到可怜的父亲。我在刻奈翁半岛见到他,他正为全能的宙斯建立感恩圣坛,并且宰杀祭品。那时他的仆人传令官利卡斯带着你的礼物出现,你可憎的杀人衣服。照你的意思,父亲马上穿上那件衣服,然后开始献祭,作起祈祷。父亲对这件漂亮的衣服很喜欢,但当点燃祭品时,他身上流了很多汗。那件衣服看起来像用铁焊在他身上,他全身痛苦地抽搐,如同被毒蛇吞噬着身体一般。他痛苦地喊叫利卡斯,这个送来有毒衣服的无辜的人,他走过来,天真地重复你所说的话。父亲抓住他的脚,把他摔向海边的石头,他被摔得肢体破碎,血水飞溅。所有的人都被这种疯狂的举动吓坏了,没有人敢冒险接近他。他很快摇摇晃晃地倒在地上,但又很快哀号地跳了起来,使岩谷和山林发出回声。他咒骂你和给他带来巨大痛苦的婚姻,最后他看着我,对我说:”我的儿子,如果你同情你可怜的父亲,即刻带我上船,我不愿死在异乡。‘我们把可怜的父亲抱到船上,他在喊叫和抽搐中到达了这里。一会儿你就可以看到他是活还是死。这所有的都是你的杰作,母亲,你可耻地谋杀了千古的英雄。“

  得伊阿尼拉沉默而绝望地离开儿子。她所信任的仆人告诉这个孩子,他的愤怒对母亲是不公平的,因为得伊阿尼拉曾经告诉过他怎样用涅索斯的神奇药膏来保持丈夫的爱。他马上去追那不幸的女人,但是他来晚了,他的母亲躺在卧室里,死在丈夫的床上,胸前插着一把双刃刀。儿子双手抱起可怜的母亲的尸体。

  他父亲的到来打破了痛苦的寂静。“儿子,”父亲喊道,“儿子,你在哪里?拔出你的剑来杀死你的父亲吧,把我的喉咙刺穿,来医治由于你那不信神的母亲给我造成的癫狂!不要退缩,可怜可怜我,可怜我这个哭泣得像个女人的英雄吧!”然后他转身向站在周围的人,伸出手臂喊道:“你们还认识这双手吗?虽然已失去力量,这仍是那双手,那双曾经杀死牧羊的敌人涅墨亚狮子,曾经扼死巨大的许德拉,解决了厄律曼托斯山的野猪,把刻耳柏洛斯从地狱中带出来的手!没有戈矛,没有山林野兽,没有巨人的队伍可以征服我,但我却死在妇人的手里!因此,儿子,杀死我并惩罚你的母亲吧!”

  但当赫剌克勒斯从儿子许罗斯的神圣保证中得知,他的母亲无意害死她的丈夫并且以一死来弥补她的过错后,赫剌克勒斯从暴怒转为忧郁。他让儿子许罗斯娶他过去爱过的年轻的伊俄勒为妻,然后让人把他抬到俄忒山顶。依据他的吩咐,这里堆好柴堆,把他放到柴堆上。

  他叫人从下面燃起柴堆,但是没有人愿意做这件事。最后由于被疼痛折磨而绝望的他急切地请求他的朋友菲罗克忒忒斯来实现他的愿望。为了感谢他,赫剌克勒斯把他的无人可抗拒的弓箭赠给他。当柴堆刚被点燃时,天空中打起闪电,加速火焰的燃烧。然后从天上降下云彩,在雷电中托起这不死的英雄升向奥林帕斯圣山。当伊俄拉俄斯和其他朋友靠近灰烬,拾取英雄的骨灰时,他们什么也没有找到。他们不再怀疑,神谕应验,赫剌克勒斯已从人间解脱,成为天神。他们祭祀他,所有的希腊人都把他当做神来崇拜。

  在天上,雅典娜接待了成为神的赫剌克勒斯,把他引入诸神的团体。在他完成人间的历程后,赫拉自愿与他和解。她把她的女儿永葆青春的女神赫柏,许给他为妻。赫柏为他在奥林帕斯山上生育永生的孩子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