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的神话和传说全文之第123章

希腊的神话和传说全文之第123章

时间:2018-12-02 希腊神话 我要投稿

  俄底修斯和珀涅罗珀

  欧律克勒亚完成了熏烤工作,她匆忙地来到后宫,现在终于能向她的女主人通告她的丈夫俄底修斯回家来的喜讯了。她踏入珀涅罗珀的内室,对她说道:“亲爱的孩子,快醒来,你该用自己的眼睛看看你期待的事情:俄底修斯回家了!俄底修斯终于回到宫殿来了!他把那些无法无天的求婚人都杀死了,那些人那么厉害地逼迫你,挥霍他的财产,辱骂他的儿子,他把他们都杀光了!”

  珀涅罗珀揉了揉睡意惺忪的双跟,说道:“老妈妈,你是一个傻瓜!你为什么用你那骗人的消息来打扰我的清梦?自从俄底修斯走了之后,我还从没有睡过这样一个好觉!”

  “孩子,你别发火,”女管家说道,“就是那个外乡人,那个乞丐,那个大家都嘲笑的乞丐。你的儿子忒勒玛科斯早就知道了,但在向那些求婚人复仇之前,他要保守秘密。”

  女王一听到这话就从床上跳起,抱住老女人,眼泪夺眶而出,她说:“老妈妈,如果你说的是真话,如果俄底修斯真的在家里,那告诉我,他怎么能打败那么多的求婚人?”“我自己既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见,”欧律克勒亚说道,“因为我们女人都心惊胆战,被关在屋子里。但当你儿子把我喊出去时,我看到你的丈夫站在那儿,四周都是尸体。他虽然满身血污,但你看到他定会欣喜若狂的,孩子。现在尸体都被搬到宫殿大门外很远的地方了。整个房子我都用琉璜熏过了,你可以不必害怕到那儿去了。”

  “老人,我还一直不敢相信,”珀涅罗珀说道,“一定是一个神祗,他杀死了那些求婚人。但俄底修斯——不,他在遥远的地方,他不会活着回来了!”“你这多疑的人,”女管家摇头,说道,“我再告诉你一个确实的证据。你知道他身上那处被野猪咬伤的疤痕吧。那会儿,当我按照你的吩咐给这个乞丐洗脚时,我就认出了那个伤疤,准备当场就告诉你,但他严厉地制止了我。”“那让我们到那儿去,”珀涅罗珀说道,她由于恐惧和喜悦而战抖起来。她们俩人一道跨过门槛,进入大厅。珀涅罗珀一言不发地坐在俄底修斯对面,炉火在熊熊燃烧。他坐在柱旁,垂下眼睛,等着她说话。但惊愕和怀疑使女王沉默不语,最后是忒勒玛科斯走向母亲,并半带微笑半带责备地说道:“母亲,你怎能如此无动于衷坐在这儿?到父亲跟前,去问问,去说说!当一个女人的丈夫在历经磨难二十年后返回家园时,他的女人该是怎样一种表情!难道你胸中不是一颗心而是一块石头?″

  “啊,亲爱的儿子,”珀涅罗珀回答说:“我不能向他打招呼,我不能问他,我不能直视他的脸!如果真的是他,他真的是我的俄底修斯,他回到了自己的家,那我们会彼此认出来的,因为我们有别人所不知道的秘密。”这时俄底修斯转向他的儿子,面带微笑,说道:“让母亲试探我好了;她蔑视我,因为我穿着这样一身破衣烂衫。让我们看看吧,我们如何向她证实的。但现在有另外一些急事要做。你知道,若是有谁哪怕只杀了一个同族的人,那他就要逃离家园,可我们杀死了伊塔刻和邻近岛屿的一些高贵的年轻人,他们是国家的栋梁,我们怎么办?”

  “父亲,”忒勒玛科斯说:“这你得自己来想办法。毕竟你是世上最最聪明的谋士。”

  “那我就告诉你们,”俄底修斯说道,“我认为是最聪明的做法吧。你,牧人和屋里所有的人,首要的是洗一个澡,穿上最华美的衣服。歌手手执竖琴,我们大家跳舞。路经此地的每一个人都认为,节庆还在继续,那样求婚人被杀害的传言就不会在城里散播开来,在这短时间里我们就可以到乡下我们的庄园里。那时一个神祗就会告诉我们下一步做什么。”

  不久宫殿里响起了一片跳舞声和琴声。民众集聚在马路上并彼此交谈:“不必怀疑了!珀涅罗珀又结婚了,宫里在举行婚礼。”直到傍晚人群才散去。

  俄底修斯在洗浴和涂上香膏之后又回到大厅,重新坐在他的王座上,面对着他的妻子。“奇怪的女人,”他说道:“众神给了你一副铁石心肠。没有一个女人会在她丈夫经历二十年的苦难返回家园时竟如此顽固地拒绝相认。欧律克勒亚,我得求你了,给我找个地方安排床铺,因为这儿的这个女人有一颗冷酷的心!”

  “不可理喻的男人,”珀涅罗珀说道:“不是骄傲,不是轻视,也不是类似的情感,使我对你有所保留。我还记得很清楚,当你乘船离开伊塔刻时的样子。好吧,欧律克勒亚,给他在卧室外安排一张床铺,把他的床上用品拿出来,铺上毛皮、毛毯。”

  珀涅罗珀这是在试探她的丈夫,但俄底修斯却愠怒地望了她一眼,说道:“这是一句伤人的话,女人,我的床铺没有一个凡人能移得动,即使是他使出年轻人的全部力量也不行。这是我自己做的,它有一个巨大的秘密。在这个宫殿的中心有一棵茂盛的橄榄树,它长得像一根柱子。于是我就把住房建造在这里,里面就是卧室。当房屋用石头砌好时,我就把橄榄树的树冠砍掉,从根部把树干刨平,使它成为床的一条腿,床与树干是一个整体。然后我用黄金、白银和象牙装饰床架,用坚实牛皮绳做成床绷。这便是我们的床榻,珀涅罗珀!我不知道,这床还在不在,但有谁想动它,就必须把橄榄树从根部砍断。”

  女王一听到这个秘密,她的双膝就战抖起来。她哭着从坐位立起身来,奔向她的丈夫,拥抱他,亲吻他。随后她说道:“俄底修斯,不要生我的气!我这颗可怜的心经常恐惧不安,我怕有一个狡猾的骗子来蒙蔽我。现在,你说出了除了你和我没有一个凡人所知道的秘密,我再不怀疑了,我相信了!”当她这样说的时候,俄底修斯的心由于悲痛而震颤起来,他哭着把他忠贞的妻子拥在胸前。

,